Nsanan

情色和色情的区别

《Gun and Rose》1

>《史密斯夫妇》AU

>白小龙x鬼小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何糖糖说鬼自从嫁了人以后变得非常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真的吗?”她顶着刚染的新发色,一边漫不经心的吹起自己嘴里的口香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嘿,专心点。”魏随手捡起鬼刚刚掉在地上的橡皮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鬼小丑满不在乎的玩弄着,还把自己的婚戒穿上去晃动不停,好像找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何糖糖翻个白眼:“当我没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鬼小丑和白小龙结婚已经有六年之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那所谓的七年之痒来临前,鬼就已经对这段婚姻开始失去兴趣。

毕竟对着同一张脸同床共枕几千个日夜,再美好的相遇和激情四射的多巴胺早就随着冷战和误会消失殆尽。

鬼甚至萌生了想要和白说再见的念头。

她离婚合同都要打印好了,却被递目标资料的W小姐阻止,女人好笑的摸摸她的耳朵,跟她说,她认识一个可以修复婚姻的心理咨询师,能挽留就尽量挽留。

鬼小丑其实很想拒绝,

毕竟没有新鲜感再怎么挽留也是无用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二位结婚多久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五年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六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sorry是我记错了。”男人推了下眼镜,调整了坐姿。看向身边的女人,结果女人只是无所谓的耸耸肩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心理咨询师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人,没有丝毫尴尬的问出了下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做爱的频率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指平均呃……还是别的什么”鬼有些不自在,为了准备见面,她穿的很正式,前一阵为了任务才穿的耳洞,此刻空空荡荡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她总情不自禁的去摩挲自己的耳垂。她的动作都落在身边人的眼里,白再次推了推眼镜说道:“这周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六年前。皇家赌场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暖光下,他们或满脸兴奋或抑郁愤懑,咒骂和叫好声充斥在大厅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鬼刚刚引起一场混乱,她拐去卫生间换了身衣服,还是被场内的保镖紧盯,没办法。谁让我们实在是太漂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她散开头发,早有目标。前方在吧台喝Mojito的亚洲男人实在是太过显眼,她上前拍拍男人的肩:“介意我坐在你旁边吗?”
   

    

    Mr.White很帅,鬼在搜查队经过身边的时候主动献上自己的红唇,他并没有推开,反而搂住她的腰撬开了她的齿关。

        起码他帅,鬼也没觉得很吃亏,虽然她有点不喜欢这人的不礼貌,不过毕竟是自己冲动在先,所以当男人一把抱起带她上楼的时候,她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 当她于铺满阳光的床铺上醒来,身边早已空空荡荡,她头有点发昏,昨晚男人缠着她闹了好几次。到最后她实在撑不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她挠挠头发裹着床单去拉开窗帘。

         虽然她并不介意男人的离开,但心下还是有些不太舒服。这大概就是女人的劣根性吧。
   

   
      当她收拾整齐带着墨镜喝咖啡的时候,他却突然出现坐在她的对面。

    

    “嗯哼?”她靠在椅子上面对不请自来的男人脸上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
    “有一点事情耽搁了,我很抱歉”Mr.White穿着顶着她唇印的白衬衫向她道歉,她也没有那么生气了。
   

 
     “所以,你回来找我是想和我再约一次?”鬼摘下墨镜,用脚在他腿弯处游移。Mr.White却伸手抓住了她的脚,向她发出要求:“做我女友。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他们听从咨询师的话,要请假两天在家好好相处,重拾旧梦。

       她挎着白的胳膊在男人耳边轻语:“老公,我们去哪儿啊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

  白却紧盯着她手上不翼而飞的戒指圈痕,低声说:“回家干你。”
       





自割腿肉。随缘更新。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7)

热度(35)